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易峘:穩預期降成本多“造血” 贏得時間軸上的賽跑

  證券時報記者 王蕊

  在疫情反復和市場持續震蕩的當下,不確定性后續將如何演繹?

  近日,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易峘接受證券時報記者專訪,就目前國內經濟運行面臨的種種挑戰,以及相關穩增長政策的出臺節奏等展開探討,并對后續的政策發力方向建言獻策。

  易峘認為,受疫情反復及地產債到期窗口“倒逼”的雙重施壓,3月貨幣和社融數據顯示“應急”性質的款項調撥、展期明顯放寬,但支持實體經濟需求回升、穩定預期相關的政策配套仍待進一步加強。

  防范地產過快去杠桿

  證券時報記者:您如何看待近期出臺的政策對地產債的影響?

  易峘:地產債和新冠肺炎疫情有點類似,其防控都是等不及慢慢制定政策的,因此大家可能會覺得政策沒能跑在事態發展的前面,力度跟預期有一定的差距。近期,國內疫情仍然嚴峻,也進一步加深了市場對地產債的擔憂,但不管怎么說,不斷有政策反應總是好事情。

  我們在去年就提過,這次地產去杠桿對整個資本市場、居民資產負債表、投資者長期投資行為等將會造成明顯影響,尤其是對整個地產行業生態帶來的影響更加深遠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地產相關資產在金融體系中的占比非常之大,占上市公司負債的30%,在社融中直接占比也達到25%。面對這樣一頭“大象”,我們或許可以嘗試引入國家信用,以幫助地產商應對當前危機,這也是市場猜測銀行會不會買入地產債、央行會不會用穩定基金介入的重要原因了。

  紓困加碼補貼可更直接

  證券時報記者:針對當前依然嚴峻的新冠肺炎疫情態勢,在企業紓困方面您有何建議?

  易峘: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來回反復,不管是物流、生產還是生活,都會出現很多“毛細血管堵塞”的問題,進一步導致大面積的企業破產,給人們的生活帶來很大影響。此時,對中小企業的救助就顯得非常重要,例如已經提到的財政退稅和增加貸款等。

  但不同于2019年第一次退稅的情況,央行之前公布的中小企業貸款規模已經有17萬億元,而2021年下半年以來,中小企業破產和成立的數字已經呈現明顯的“剪刀差”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中小企業未必還會有那么強的擴表意愿,光靠之前的信用、退稅已經不夠了。換言之,在未來收入預期不確定性增強的情況下,不管是補貼中小企業,還是補貼居民生活,可能真的到了要拿出真金白銀的時候了。

  短期來看,我們認為央行可以考慮降息,雖然實際作用未必很大,但至少釋放了寬松的信號,彰顯“以我為主”的貨幣政策。目前,大家對人民幣匯率的最大擔憂仍是系統性的金融穩定,而不是所謂的利差,我們的資產估值仍舊大幅偏低。

  因此,我覺得央行在地產上或許可以適當釋放一些信心,讓部分地產開發商不至于出現無序的去杠桿。在紓困政策上,之前的退稅降稅、繼續提供貸款支持等還是應該做,盡管效果不一定如第一輪那么好,或許補貼收入可以更直接。

  一場時間軸上的賽跑

  證券時報記者:按照您剛才的分析,真金白銀的直接補貼能為我們爭取到多長時間?還要多久才能讓社會恢復循環“造血”?

  易峘:這其實是一個時間軸問題,香港的例子給出了一個重要的經驗教訓——如何讓戰線變短?,F實表明,隨著新冠病毒傳播力的增強,“清零”難度在加大,并且在老年人疫苗接種率不夠高的情況下,我們正面迎擊奧密克戎的難度較大。

  對此,我們一邊要“揚湯止沸”,進行社會層面大量的隔離防護,以爭取更多的時間;另一邊要“釜底抽薪”,包括加快推進對中老年、青少年等易感人群的疫苗覆蓋,并建立和優化出一套對經濟和心理影響更小的隔離防控措施,從根本上縮短戰線和長期社會成本。

  至于補貼能撐多久的問題,2022年我國財政赤字率降至2.8%左右,在地產去杠桿疊加疫情的情況下,預計財政赤字需要主動擴張(要么減稅主動擴張,要么增加支出主動擴張)再多兩三萬億(2個點GDP左右),才能盡快將GDP增長拉回到5%以上。因此,要達到預期增長目標還需要加把勁,考慮到現在的疫情影響,預計體量上再多1萬億以上,才能實現一個比較平衡的現金流狀態。

  穩預期降成本最重要

  證券時報記者:當前市場有很多不確定性,您認為政策應該怎樣引導資金更多地參與到資本市場中來?

  易峘:資本市場的魅力在于它非?!罢\實”——要么能在盈利上看到希望,要么能在估值上看到空間。眼下,我們看到了很多的不確定性,其中有些事情我們是無法控制的,但也有些事情是我們可以做的。

  例如,我們要推行“房住不炒”,但如果讓房價、地價出現長期通縮的預期,股市也很難獨善其身——畢竟土地和地產房產在企業資產負債表上的占比太高了。

  我們為什么一直強調要穩市場主體,因為社保還沒有直達全部的14億人口,在出現問題的時候,只能靠市場主體的穩定來穩定大家的收入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如果存在長期結構性調整帶來的必要陣痛,政策上也應該給一些做加法的補充,有保有壓才能培育新的動力。目前,包括數字化、節能環保、高端制造等在內的新增長動能,需要一定的培育時間,何況疫情還增加了行業發展的難度,這時候就有必要在行業政策上考慮一些逆周期的問題,防止短期陣痛過大。

  回到關于資本市場的建議上,第一,現在需要監管給予大家參與市場的信心,要讓市場看到更多盈利的增長點,從而保就業,有了收入和消費,很多企業就能活下來了。第二,困難企業需要更多政府補助以撐過難關,避免出現更多破產現象而形成連鎖反應。第三,要把融資成本真正降下來,尤其是在長期盈利預期下降的環境下,避免更多的企業失去融資能力。穩定預期至關重要,而企業層面盈利預期的穩定需要財政、貨幣、行業政策的配合,當然還需要避免疫情對實體經濟產生太劇烈、甚或長期的負面影響。

附件:

性欧美BBw性A片片高清视频